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子博客

梦蝶——前世今生,谁是真我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  

2009-06-02 14:01:01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一棹春风一叶舟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

君本赤子,奈何作了这兵锋乱世下,忍辱偷生的江南国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也许,出生在那个莺歌燕舞,软玉温香,亭台水榭,细雨蒙蒙的如梦江南,就注定了李煜风神俊逸的外表下,那份不同寻常的才气。而这样一个儒雅文弱的绝代才子,若是能心随所欲地做一名感风吟月,寄情山水的意气书生,亦或那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”,饮酒赋诗,放浪形骸的清高隐士,该有多好……

可上天偏偏就让他生在了勾心斗角,冰冷无情的帝王之家。不过,对于他这般既非皇长子又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人来说,只要略知明哲保身之道,在锦衣玉食中,纵情山水,换一身便服,信步天涯,以文会友,亦不失为一件幸事。然上天又一次捉弄了他,他的五个哥哥中,四人早夭,大哥弘冀又因贪恋权利,在毒死自己的亲叔叔景遂后,竟换心疾而亡。可怜的李煜不得不因此被打上了“皇太子”这样一个他从未想过也从不想要的印记。

他哪里稀罕什么江山皇位,他在乎的唯有那几时又寻得柳公权真迹,何日复开霓裳乐舞,今朝偶得之句好也不好。是故,当还是普通皇子的李煜,仅仅由于自己“广额丰满,骈齿,一目重瞳”的堂堂仪表而为大哥猜忌时,他似乎从心底感到好笑,他一再退让,甚至隐于钟山,大哥啊大哥,你尽管做你那君临天下的美梦好了,我只要“一棹春风一叶舟”,只要“一壶酒,一杆纶”,只要“万顷波中得自由”……

这一点,李煜像极了他的父亲,所谓有“其父必有其子”,此言不谬。李煜的父亲李璟,同样是一个喜舞文弄,不谙政事的仁懦之人,“细雨梦回鸡塞远,小楼吹彻玉笙寒”,“风里落花谁是主,思悠悠”,“重帘静,层楼回,惆怅落花风不定”,难以想象,这些看似充盈着胭脂味儿的佳句,竟出自一个帝王之手。就这样,李璟,这个亦是仅因身为长子再三推让不得而即位的柔情绵绵的国君,在屡次军事决策上失误后,不仅丧失了北伐中原,一统天下的大好机会,反而导致南唐国力衰微,不得不向后周乃至后来的北宋称臣,去帝号,割领土,以求偏安一隅……

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李璟退避南都后苦郁而亡,已入主东宫,年仅二十五岁的的李煜,只得无可奈何地接过父亲留下的烂摊子,为了在那个烽烟四起的年代,夹缝求生,他向宋主年年上贡,岁岁敬贺。而自己,索性在诗画堆里,绮罗丛中,夜夜笙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这本怨不得他,他从来无心权谋,更不懂如何去中兴帝业。如今,上天既残忍地选择他来担此重任,他唯有以一副极尽谦卑的姿态,以求博得那个日益强盛的大宋王朝哪怕是一丁点的同情。他主动要求削去“唐”的国号,贬损一切制度;但凡宋使前来,他即刻穿上代表臣子的紫袍,之后,才敢偷偷换回龙袍;在国内财政已然入不敷出的情况下,仍每年向宋进贡大量财物,用于宋国礼乐开销……一切,竟都是为了什么啊!还不是为使百姓们过上一个相对安生平和的日子,为保全所剩无几的锦绣家国!

别人嘲笑他无能,鄙夷他怯懦,他都认了。可他好歹也是一国之主啊,如此不堪,颜面何在!倒不如逃避吧,不如回到那片艺术的天地,在歌舞升平,吟诗作赋中,找回那个曾经超然物外,逍遥快乐的自己……

“红日已高三丈透,金炉次第添香兽,红锦地衣随步皱。

   佳人舞点金钗溜,酒恶时拈花蕊嗅,别殿遥闻箫鼓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也许,唯有沉湎于这“凤箫吹断水云闲”般纸醉金迷的生活,方能聊以解忧吧……

在政治上彻底失败的李煜,在文学与情感上,无疑是幸运的成功者。他短暂的一生中,有着两个最为珍视的女子,她们,是一对亲姐妹……

十八岁这年,李煜娶回了比自己年长一岁的大周后,两心相投,日久情深。他风流倜傥,学贯古今;她秀外慧中,多才多艺。他喜欢痴痴地望着她,为她填词,为她谱曲。“绣床斜凭娇无那,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”,寥寥数笔,如此娇憨可掬的少女跃然纸上,不由让人莞尔。她呢,同样用自己非凡的音乐禀赋,将辗转残存的《霓裳》乐谱,重整复原并亲教排演,再一次奏响那盛世之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常常,在嫔娥鱼贯列的春殿里,他赋新词,她弹新曲,相与品评,一共“重按霓裳歌遍彻”。若不是居于深宫,他们也许还可以泛舟五湖,云游四海,去谱写更多诗一般的传奇……

然天妒红颜啊,聪颖明慧的大周后,仅仅陪伴李煜走过了十个春秋,便撒手人寰。大周后重病期间,李煜更是心如刀绞,朝夕相守,常常衣不解带,药必亲尝地悉心照料着这个自己深爱倦慕的女子。

可也恰巧是在这时,李煜无意间撞见了进攻探视姐姐病情的小周后。这个正直豆蔻年华的清纯少女,让原本心力交瘁的李煜仿佛又看到了新的曙光。同样,眼前这个气宇轩昂,仪表堂堂的姐夫,又怎不叫情窦初开的小周后芳心暗许。李煜终于抵挡不住诱惑,抛下自己病危的发妻,与小周后如胶似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一夜欢会,乍反深宫的他,哪里还有半点睡意,以她的口吻,激动写就了当时的情形

“花明月黯笼轻雾,今霄好向郎边去!衩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

    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”

多么大胆的真情流露啊,这时的李煜,哪像什么一国之君,分明就是个冲动痴狂的少年……

或许,我们应该理解他的移情别恋,因为后宫原本是他释放政治压抑的天堂,可眼见爱妻玉容凋落,还有谁能够为他分忧解难!小周后的出现,便是为他注入了继续的力量,给了他坚持的勇气。

不论怎样,至少我们仍应坚信,李煜对大周后的深情厚谊,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。而得知此事的大周后,最终还是原谅了他们,可却再也承受不了自己四岁的幼子仲宣猝亡的打击,终究还是去了……留下悲痛欲绝的李煜,站在他们常依偎在一起的台榭边,沉沉地回忆……

“秦楼不见吹箫女,空余上苑风光。粉英金蕊自低昂。东风恼我,才发一襟香。

   琼窗梦回留残日,当年得恨何长!碧阑干外映垂杨。暂时相见,如梦懒思量”;

“云一緺,玉一梭,澹澹衫儿薄薄罗,轻颦双黛螺。

   秋风多,雨相和,帘外芭蕉三两窠,夜长人奈何!”

他为她写下长长的祭文,署名鳏夫煜,命人刻在她陵前的石碑上。作为君王,他可以给她最为隆重的葬礼,而作为文人,他唯有用那字字血泪的笔墨,抒发对她的哀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好在此时,有善解人意的小周后,默默安慰支持着他,让他破碎的心灵,慢慢地痊愈。渐渐地,他发现自己再不能没有这个“脸慢笑盈盈,相看无限情”的花月知己。走出丧妻的阴霾,他又一次沉浸于终日的宴饮中

“铜簧韵脆锵寒竹,新声慢奏移纤玉。眼色暗相钩,秋波横欲流。

   雨云深绣户,来便谐衷素。宴罢又成空,魂迷春梦中。”

他决意立她为后,却又因母亲去世而一波三折,丧满之后,他终于一个极尽豪华的婚礼兑现了自己的承诺,也就更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。是啊,一入朝堂,他便愁眉苦脸,满目凄然,黯然伤叹“一片芳心千万绪,人间没个安排处”

重回后宫,那个可以让他才华尽展的地方,他又快意顿生,填词、临帖、赏佳人、观宴乐,甚至还迷上了礼佛,几番醉生梦死……

朝臣们急啊,他们实在不忍看到自己的主上就这样堕落下去。潘佑上疏,言辞激烈地指着李煜“不及桀纣孙皓远矣”,最终以死明志!林仁肇以身家性命为保,请求李煜趁宋军疲惫之机,出师复境,却又因谗被诛!

就这样,在奸佞小人的聒噪下,李煜身边的忠臣良将越来越少,而中原大地上,宋主赵匡胤妄图荡平江南,一统天下的野心却逐渐膨胀。

明知宋使来求《江南图经》,是为了熟悉江南人口地势,以便征伐。李煜还是令人抄录奉送。难道他真的心甘情愿地任宋欺凌吗!他何尝不想扬眉吐气,做一回堂堂正正的帝王。可是,他又不具备这样的能力,更没有勇气和信心。他所能做的,就是怀着侥幸的心理,唯宋命是从,只求自己这所剩无几的江山社稷不再遭受战争的摧残。他在位期间,虽耻辱,却安宁!

无论对朝中大臣,还是黎民百姓,他都可谓仁至义尽,对手足兄弟更是关爱有加。那个曾经企图阴谋篡权的弟弟从善,在被宋国扣押为人质后,李煜心急如焚,日夜思念。

“别来春半,触目柔肠断。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。

   雁来音信无凭,路遥归梦难成。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。”

在他眼里,人伦亲情远比这皇帝宝座重要得多!

就这样,由于他的一忍再忍,给了骁勇有为的宋太祖赵匡胤发展壮大的时机,当李煜还在笙歌醉梦中时,北宋王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南北小国各个击破,天下一家,已成定局!宋开宝七年,赵匡胤再一次使人招李煜入朝,还美其名曰“同阅牺牲”!妄图用这种兵不血刃的方式,吞灭南唐,完成统一大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李煜,纵然治国无方,却也聪明过人,他岂不知如若自己入宋,祖宗基业势必毁于一旦,他到底也有着所坚持的原则与底线,可他又不敢公然抗争,只好佯称有疾,婉言谢绝。

怎奈,志在必得的大宋王朝,哪里还容得下他半点为拗。既是敬酒不吃,那便兵戎相见吧。伴随赵匡胤一声令下,宋联合吴越,分师南下,兵锋直指南唐国都金陵!

乍闻消息的李煜,惊恐之余,只得一面暗中筑防,一面向宋敬上大批财物,以换取赵匡胤最后的怜悯。可是,当宋军连克南唐数城时,这个忍辱偷生的君王,再不愿坐以待毙,他仿佛恢复了一个帝王所应具有的血性,愤然下令撤销自己原本使用的北宋开宝年号,筹措兵马,全面迎敌!

数年压抑的怒火,在这一刻爆发,他不再奴颜婢膝地俯首乞怜,而是镇定下来,调兵遣将,欲挽社稷于将倾!

然皇天不佑,势如破竹的宋军还是很快便攻至了长江东岸的采石矶,在南唐叛臣樊若水的建议下,搭起浮桥,横渡天险,合围金陵。

而又为近臣巧言蒙蔽的李煜,直道不意间登楼遥望,见城外旌旗遍野,方才如梦忽醒,追悔莫及!事已至此,唯一的办法便是调动外援,但也许真的是南唐气数已尽吧,当镇南节度使朱令赟率十五万精良水师沿江南下,欲倾火焚宋时,却遇北风骤起,反焰自焚,全线溃退!

外援尽失,前后长达一年的围攻,致使城中弹尽粮绝。霎时间,李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,他动摇了,是啊,再抵抗,害的,也只有百姓。他痛苦地闭上眼睛,仰天太息,曾几何时的雄心壮志,未及绽放,便为这残酷的现实毁灭。无奈之下,他又恢复了以往低三下四的姿态,使近臣徐铉入宋求情,可得到的,却是赵匡胤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”的咆哮!

绝望,恐惧,他知道,大势已去。怀着满腔悲愤,他含泪写下了那饱含耻辱的的降表。可旧臣陈乔,却怒然将其销毁,誓死不降,并慷慨陈词劝李煜背城而战,杀身成仁!随后,这位南唐最为忠心耿耿的老臣,果然在家中自缢而亡!

然此时的李煜,早已斗志全无,欲哭无泪。他不明白,自己十四年来苦苦支撑的南唐江山,繁华过后,为何竟还是不免这惨遭灭亡的命运。望着如今这片支离破碎的故土,他无言,唯有提笔一抒胸中的哀郁

“樱桃落尽春归去,蝶翻轻粉双飞。子规啼月小楼西,玉钩罗幕,惆怅暮烟垂。

   别巷寂寥人散后,望残烟草低迷。……”

只可惜,词未就,都城破,数百南唐最后的守将壮烈战死……

曾经,他不止一次地反复设想,一旦城破,随即尽焚藏书,携妻子共赴黄泉;曾经,他也与宫中八十余女尼暗中约定,倘见书阁起火,便一同以死殉国。

可真到了这一天,书化灰烬,尼作青烟,他,却再没了引火的勇气。他不但留了下来,甚至还亲率亲属官员四十余人,肉袒跪拜,屈膝降宋……

是懦弱吗?是畏惧吗?不,他本不是什么英雄豪杰,多年的苟且偷安,似乎已将他的尊严与气节消磨殆尽,他又哪里会有胆量来结果自己。也许,以往的豪言壮语,大义激昂,都不过只是那一时冲动,书生意气……

“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。凤阁龙楼连霄汉,玉树琼枝作烟萝。几曾识干戈?

   一旦归为臣虏,沈腰潘鬓消磨。最是仓皇辞庙日,教坊犹奏别离歌。垂泪对宫娥。”

其实,留下来的人往往是最痛苦的,因为感慨与回忆,有时也会如那穿心的蝼蚁,时时侵噬着你的魂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时至今日,在风雨飘摇中历经三十九年(或许,在那个时代,已算得上长久了),三代帝王的南唐,轰然倒塌!

作为亡国之君的李煜,别无选择地与自己的家人臣子一道,被押往汴京(今河南开封)。

“江南江北旧家乡,三十年来梦一场。

   吴苑宫闱今冷落,广陵台殿已荒凉。

   云笼远岫愁千片,雨打归舟泪万行。

   兄弟四人三百口,不堪闲坐细思量。”

坐在摇摇晃晃的船上,眼睁睁望着自己的故都金陵,渐渐消失在茫茫江雾中。李煜的心里,定是百感交集吧……

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?奈何竟从一个繁华阅尽的帝王,刹那间,沦为这卑微下贱的囚徒!

怀着哀怨与酸楚,李煜一行,终至汴京。明德楼下,他在赵匡胤的冷嘲热讽中,得封违命侯。违命侯,分明是对自己的奚落,可还能怎样呢,一切的一切,和亡国之痛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!

是岁,太祖赵匡胤驾崩,宋太宗赵光义即位,李煜改封陇西公。

虽然太祖太宗在物质生活上,并不曾为难李煜,却时常在精神上有意刺激他,尤其后者,更是百般羞辱他的人格。

这一切,对于淳真敏感的李煜来说,无疑是又一种重创。抚今思昔,唯以泪洗面;极目伤怀,起坐不能平!在软禁的小楼里,他是那样失落,那样迷茫……

春风桃李,秋雨梧桐,多少次面南而望,哪里,才是我的故园!

“多少恨,昨夜梦魂中。还似旧时游上苑,车如流水马如龙,花月正春风!”

“多少泪,断脸复横颐。心事莫将和泪说,凤笙休向泪时吹,肠断更无疑!”

“闲梦远,南国正芳春。船上管弦江面渌,满城飞絮滚轻尘,忙杀看花人!”

“闲梦远,南国正清秋。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。笛在月明楼。”

透过这四首名为《望江南》的小令,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寂寞无助的断肠人滴血的心。遥想当年,皇城苑囿,名伶佳人的前呼后拥,王公大臣的车马相随,游园骑射,赋诗听曲,总有写不尽的春风得意。可如今呢,自己在这遥远的北地,终日凄凄,生不如死!故国的玉楼瑶殿影,此刻也许只有在“空照秦淮”中,旧忆那曾经的辉煌吧……

是啊,北方的粗犷张扬,哪里比得上江南的温柔细腻,南国的春,百花齐放,碧波盈盈的江面上,轻舟画舫,鼓乐声声;人头攒动的闹市里,宝马香车,笑语连连,好不热闹……清秋时节,四野萧萧,芦花如雪,夜幕下,高楼上传来阵阵闲韵悠扬的笛声,是怎样的一种安宁祥和,恬静自在……

“寥寥数笔,括多少景物在内”,然而这一切,自己俱已无缘再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失去自由的生活,让他踌躇辛酸;清冷孤寂的日子,让他万念俱灰。“一任珠帘闲不卷,终日谁来”,纵也是“落花狼籍酒阑珊,笙歌醉梦间”,却再难排遣内心深处的空虚落寞……

“人生愁恨何能免?销魂独我情何限!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

   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”

烟云富贵,苍凉浮生,何处埋愁解恨?作为一个曾经享尽荣华的皇帝,亡国的巨痛,将永远无法免除,醉也好,梦也罢,只会让故国的影子愈发清晰。那些美好的记忆,无不时时刻刻充盈着他的脑海,可一旦睁开双眼,面对的却又是这如同囹圄般的高墙冷院。感凄清,伤寂寥,往事,如梦,成空……

夜阑珊,月如钩,是为我而残吗?又一次陷入这纷繁缠绕的离愁,剪不断,理还乱……月儿啊,你一定照见我的金陵了吧,告诉我,那里是否幽朗如旧?百姓们是否欢声依然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入宋后的李煜,总是在“凭栏半日独无言”中伤景怀国,有时,他也拼命饮酒,以求得短暂的麻醉与忘却,“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。醉乡路稳宜频到,此外不堪行”,可这真的有用吗?酒力一过,忧愁苦很又一齐涌来!明知“往事只堪哀”,却还是不住地回忆,寄情梦幻,换来的终不过一场空欢。满腔凄怨,更向谁人倾!就连自己心爱的小周后,也惨遭赵光义的肆意凌辱,他残破的心灵又经巨创。他无言面对她的大泣大骂

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
   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”

恶风催花,一地残红,而他能做的,也许只有沉溺杯酒,纵情词章吧……

逝者如斯,转眼间,已过了三年。三年中,他遍尝了亡国之痛,受俘之辱,思怀之悲,感伤之悔,这其中,有对前途的凄惶迷茫,有对自由的热切渴望。五味交织,百感莫能名言。欹枕而卧,却被细雨惊醒。

“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
   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

这是他对生命的反思,却让人读出一片惨淡,难道,他真的预感到了什么吗?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叫心愿与身违——陪李后主一同流泪 - 一棹春风一叶舟 - 旧忆盛唐

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,公元978年,七夕之夜,是李煜四十二岁的生日,他与旧时宫人在小楼饮酒作乐,含泪唱出了自己的新词《虞美人》,当那“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”的词句传到赵光义的耳中时,赵光义勃然大怒,也就更加坚定了对李煜的杀心。于是,他命人给李煜送去了一杯牵机毒酒,将李煜的故国之梦,永远定格在了他生日的那一天的夜晚……

可怜的李煜,如此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,竟在饮下毒酒后,全身抽搐,最终头脚蜷缩在一起,痛苦地死去,其状惨不忍睹……

李煜死了,死在了自己情真语挚,直抒胸臆的笔墨里。是啊,他的词,总是那样率情任性,本色而不加雕饰。无论是描写早期宫廷生活,男欢女爱的恣意享乐,亦或后来亡国臣俘,受尽折磨的苦痛怅恨,均是书之以血,字字真情。他总善于捕捉那微妙的情感变化,进行内心的描摹,尤其囚居期间,参透苦难无常的他,在词中更是摄进凄婉之神,将自己的积恨哀思,不加掩饰地自然流露,用这样一种优美的方式,表达出对人世悲欢的深切体验,同时也将个人之愁,提升为人类共有的生命之愁,惹人共鸣。故王国维言“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,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”,的确,李煜,总是以一颗赤子之心,抒尽心中的悲欢感慨,透过繁华迷梦,挥洒血泪诗篇……

薄命君王,绝代才子,最后,还是让我们一同在他那首绝命之词中,体悟千古词帝的深哀巨痛与浩荡风流吧……

“春花秋月何时了

   往事知多少

   小楼昨夜又东风

  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

  

   雕栏玉砌应犹在

   只是朱颜改

   问君能有几多愁

  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

……

 

 

附 五代名家词推荐阅读篇目

李煜 《渔父·浪花有意千重雪》《渔父·一棹春风一叶舟》《浣溪沙·红日已高三丈透》《一斛珠·晚妆初过》《玉楼春·晚妆初了明肌雪》《菩萨蛮·花明月黯笼轻雾》《菩萨蛮·铜簧韵脆锵寒竹》《菩萨蛮·蓬莱院闭天台女》《谢新恩·秦楼不见吹箫女》《长相思·云一緺》《蝶恋花·遥夜亭皋闲信步》《清平乐·别来春半》《后庭花破子·玉树后庭前》《柳枝》/《临江仙·樱桃落尽春归去》《破阵子·四十年来家国》《渡中江望石城泣下》《望江南·多少恨》《望江南·多少泪》《望江南·闲梦远,南国正芳春》《望江南·闲梦远,南国正清秋》《浣溪纱·转烛飘蓬一梦归》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《乌夜啼·昨夜风兼雨》《阮郎归·东风吹水日衔山》《相见欢·林花谢了春红》《相见欢·无言独上西楼》《浪淘沙·往事只堪哀》《浪淘沙·帘外雨潺潺》《虞美人·风回小院庭芜绿》《虞美人·春花秋月何时了》

 

李璟 《摊破浣溪沙·菡萏香销翠叶残》《摊破浣溪沙·手卷真珠上玉钩》《应天长·一钩初月临妆镜》

 

冯延巳 《鹊踏枝·谁道闲情抛弃久》《鹊踏枝·几日行云何处去》《谒金门·风乍起》《南乡子·细雨湿流光》《采桑子·洞房深夜笙歌散》《采桑子·花前失却游春侣》

 

韦庄 《上元县》《金陵图》《长安春》《菩萨蛮·人人尽说江南好》《菩萨蛮·洛阳城里春光好》《思帝乡·春日游》《秦妇吟》(四面从兹多轭束,一斗黄金一升粟。/内库烧为锦绣灰,天街踏尽公卿骨。)

 

推荐视频 电视剧《问君能有几多愁》片花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P-SrU44_4GM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fAHShY88AIQ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