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子博客

梦蝶——前世今生,谁是真我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小说)龙凤吟(八)  

2009-04-03 01:51:5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(八)

 

 天色渐暗,红霞已漫上西边的山峰,连绵的天山山脉好象就在层层的云雾缭绕之中,远远望去有种恬静、神秘的感觉。

 梦婳对云奴说道:“还是照旧去老铁匠那儿休息一晚,明日再行!”子昊不解地问道:“好象不是很远呀,估计不到十里路,就可到达山下!”梦婳笑着说道:“上天山,可不容易,今晚休息好,明日我们要步行上山,马要留在此处的。”云奴接着说道:“你可能会不习惯,山上空气稀薄,第一次上的人也许有头晕的现象,若是坚持不下来,不要硬撑,你自己便到此处领马返回,我和郡主一般要呆段时间的。”子昊点点头道:“我平日里经常采草药,也登过不少高山,应该没问题的。”梦婳笑着说道:“明日便见分晓,不碍事的,若你不习惯,上不去,我可以在师傅那儿采几朵雪莲,叫云奴给你送来。”子昊答道:“谢郡主!”于是三人一起策马来到了一个不大的铁匠帐篷前。

 “扎木爷爷,在吗?”梦婳轻声叫道。一个胡子花白,皱纹满面的老人,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胡服,就从帐篷里穿出。“郡主,是你来了!”说着,老人就要给梦婳行跪礼。梦婳急忙跳下马,扶住老人说道:“扎木爷爷,不是和您说过了吗,不要给我行大礼,您就把我当孙女好了,呵呵!”老人笑着回道:“使不得,我哪有这么好的福气呀,郡主又要上山吧!”梦婳点点头,对老人说道:“恩,扎木爷爷,又麻烦您老了,帮我喂一个月的马,我回来取,今晚在帐中休息。”老人看了看云奴,点了一下头,又望了下子昊,问道:“这是……”云奴答道:“我们的一个朋友,他的马也帮着喂下,他会提前回来取的。”老人点点头,把几匹马分别去系好,梦婳则一溜烟跑到帐蓬后面去了。云奴笑着说:“又去试剑了!呵呵!”子昊一脸疑惑,也跟着去看看究竟。

 只见帐篷后面原来是个铁匠作坊,一个火红的铁炉正烧得热气腾云,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裸露着上半身,汗流浃背,正在拼命拉着风箱……梦婳正低头在一大堆刀剑中选择,她拿起一把小匕首,对着自己的头发试了下,又丢下,换了一把,又试下,如是反复了几次,终于选了一把。子昊走近一看,原来是匈奴人特有的弯月匕首,一边钝,一边利,形如弯月,小巧别致,也拿起了一把看了起来。梦婳看着他说道:“子昊,喜欢吗?”子昊边摸匕首的锋口,边点头说道:“不错,很锋利!”梦婳顺手将他手里的匕首拿过来,然后走到那个孩子那儿说了几句,只见那个孩子点点头,梦婳就把两把匕首交给了他,然后对子昊说道:“我们去帐篷里休息一下吧!”子昊便跟着梦婳一同走进了帐篷。

 云奴早已把里面收拾妥当,最里面放着一张完整的狼皮,估计是给梦婳睡的,中间预备了一些干粮和酒,齐整地摆放在一块大毛毯上。梦婳走过去,盘腿坐下,又招呼子昊和云奴一齐坐下。这时,老人又端来一盘煎饼,正欲退出,梦婳笑着叫道:“扎木爷爷,别客气了,一块吃吧,给您孙子南儿也留点好吃的,他在帮我做事呢!”老人笑着眼睛迷成了一条缝,坐在最边上,问道:“郡主有喜欢的,尽管挑!”梦婳连忙问道:“就南儿一个人帮你,很忙吧!”老人点点头,说道:“是的,他娘去的早,他爹又刚被选征营中,兵器的活也同样没少,可苦了这孩子了!”

 子昊问道:“我也叫您扎木爷爷吧,您就一个儿子吗?打铁制兵器可是累人的活,是需要人帮忙的呀!”老人低下了头,轻轻地叹气道:“三个儿子,留着老大继承家业,老二老三还是个孩子,没结婚就去兵营,也没留个一儿半女的,就是不争气,死在了漠南呀!”云奴接着问道:“是参加了那次漠南之战吧!”老人点点头道:“恩,现在又把南儿爹征去了,只剩我这一老一小,靠着这点手艺混口饭吃了!”

 梦婳听后有点愤怒地说道:“这可恶的战争,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?那个汉武老儿,我若碰到他,定把他抽一百鞭子,这么喜欢打,就让他好好尝尝挨打的滋味。”云奴笑了笑,说道:“汉武老儿不厉害,听说漠南之战汉家军出了个少年英雄,很是英武。子昊,你在关内,应该听说吧!”子昊一直沉默,见云奴问,便小心地答道:“是的,我只知道朝廷封了一个姓霍的年轻将军为“冠军侯”,听说是很勇猛。”梦婳点头道:“恩,好象听父王说过,是姓霍,和我们年纪相仿,兵法古怪灵活,很难对付。”“真想见见此人,看他是如何的少年意气!”云奴说道。梦婳笑着回道:“我倒真想把他抓住,献给父王,免得他认为我总不如哥哥们可以帮他!”子昊的嘴角微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,说道:“不谈战争,喝酒了,咱老百姓就想过安稳日子,管不了那么多呀!”大家一起举起了酒碗,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
 这时,南儿拿着梦婳先前给他的那两把匕首进来了。他见了梦婳,很恭敬地行了跪礼,然后将匕首托着送到梦婳的跟前。梦婳微笑着,拿起一把往饼子上轻轻一划,那块煎饼就一分为二,她拿起其中一块给那孩子,又递给他一大块熟牛肉,说道:“不错,你会是个好铁匠!”南儿毕竟是个孩子,听了梦婳的称赞,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脸微微地发红,拿着饼子和牛肉,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。云奴看了,朝他摆摆手,老人也笑着对他说:“南儿,出去吃吧,休息吧!”南儿听了,点了点头,又行了个礼,退出了帐篷。

 梦婳丢了一把匕首给子昊,子昊拉开匕首的皮套,看到匕首上面刻着一个“昊”字,很是惊讶,这才明白刚才梦婳跟南儿肯定说刻字的事情。云奴笑了笑,对子昊说道:“这是匈奴人的习惯,在每把匕首上都刻着持匕人的名字。我也有把。”说着云奴从他的长靴中拿出一把,原来他的匕首绑在小腿,真是奇怪,子昊连忙问道:“云奴,你怎么这样藏匕首呀!”云奴笑道:“一般人喜欢藏袖中,臂上,而我觉得藏腿处,无论马上马下,取用都很快捷方便。”子昊想了一想,果真如此,不由得暗暗佩服云奴。梦婳将云奴的匕首拿过来,和她自己的匕首比了一下,说道:“云奴,你这把也不错,哪来的?没怎么看你用过。”云奴答道:“是王爷给的,刻了一个‘云’字。”梦婳点点头道:“哦,父王对你不错呀!呵呵,你看我的刻一个‘婳’字。”   

 子昊仔细看着这把匕首,问道:“汉人的匕首喜欢直锋,你们的匕首则喜欢弯锋,不知道何故呀?”梦婳和云奴互相对望一下,因为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不知如何回答。老人没有说话,只是出去又拿了把短剑过来,又把梦婳的匕首也拿了过来,他好象要演示什么,大家边喝酒边望着他。只见老人将一大块带皮的牛肉先用笔直的短剑削,削了几下才去掉一块皮;然后又用弯弯的匕首削,由于锋利的面积大,很快就削下了一块皮。大家不是很明白,老人这才说道:“如果这是人的头皮呢?”梦婳差点吐出来,说道:“扎木爷爷,你说什么呀?”

 老人严肃地说道:“我做了几十年铁匠了,我们匈奴人的兵器一直在改造,变得越来越灵活,越来越短小锋利,特别适合防身和突袭。”云奴似乎明白了,说道:“每个兵士在战争中以缴获的敌人头皮多少论计战功,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,所以速度决定成败!”子昊沉默着,心里涌起无数波澜:“原来总以为匈奴人残忍,对死人不敬,所以若我军战败,多数兵士的尸骨头顶都缺一块头皮,原来这是他们计算战功的一种方法,好残忍!”梦婳说道:“真是太残酷了,我吃不下了,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 大家一起收拾,就各自睡下了,但子昊此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……

 

附:《龙凤吟》(七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六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五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四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三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二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一)  

  •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

     

      评论这张
     
    阅读(416)| 评论(39)
    推荐 转载

    历史上的今天

   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    评论

    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页脚

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