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子博客

梦蝶——前世今生,谁是真我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小说)龙凤吟(三)  

2009-03-18 00:11:0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 

  子昊躺在床上,想着今天的奇遇,觉得很兴奋。他回想起梦婳吹笛时的柔弱和忧伤,牵手跑到石洞时的茫然和无措,相识后的傲气与调皮,换装后的艳丽与娇媚,争辩时的愤怒与倔强,喝酒时的豪爽与痴醉……特别是一想到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。

  “我这是怎么了?难道一个小女子就能让我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吗?再说她一个匈奴郡主,我,在想什么呀?真是糊涂!”子昊叹了口气,把被子拉到了头顶……

  次日清晨,梦婳从迷糊中渐渐醒来,依稀记得昨日喝酒的情形,不觉脸色微红,暗想:“好小子,说喝酒一般,把我给蒙了,让我出丑,看我怎样收拾他!”又想起昨日淋雨时自己傻乎乎地被他牵着跑,就十分懊恼,心想:“他肯定以为我很好欺负的是吧,我得让他知道郡主的厉害!”于是,马上起来,梳洗干净,穿上一套紧身的红衣胡服,脚蹬一双长靴,拿起挂在墙上的弓,就跑出了房。

  云奴和大管家正在厅堂等候,梦婳忙说:“把那个客房的子昊叫来。”下人连忙去请,不一会儿,子昊便过来了。他看到梦婳红衣提弓,很是英姿飒爽,连忙拱手说:“郡主好!”又对云奴和大管家拱拱手。梦婳一听,脸色微变,并不答理他,而是直接对着大管家说道:“康巴管家,你去核实一下此人的身份。”康巴管家低头欠身,应了声:“是!”又对子昊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于是子昊便跟着一起到另间侧厅去了。

  云奴看到梦婳今日的样子很是开心,戏谑道:“酒醒了?”梦婳撇撇嘴,回道:“不来帮忙,还看我笑话。”云奴忙说:“你可没让我去呀,我一直等着候命呢!不然怎么把你送回来呀!”梦婳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是不是很难看?”云奴笑道:“不,怎么会,一枝芙蓉!嘻嘻!”梦婳正欲拿起弓朝云奴摔去,看到子昊和康巴管家过来了,忙定身朝云奴眨了下眼。

  云奴问道:“康巴管家,核实完了吗?”康巴管家应道:“郡主,核实完毕。此人提供的铜牌及上次他叔父所要求交换的货物清单,均相符,并有其叔父代办的字据,经核对笔迹也相符。其叔父和我部经商已有多年,是得力的商户之一。”“哦,好的,你看我部还需要什么,你去清点一下,理个明细清单,给我和云奴再看看,加上我们所要的物品,再和他办理其他的事宜吧!”梦婳说完,对着子昊微微笑了一下:“看来你真的不是坏人哈!”子昊连忙接道:“郡主火眼金睛,怎么敢骗你呢!”梦婳拿起弓,对云奴说道:“走,打猎去。”回头又对子昊说:“你也去!”三人各骑一匹高头大马,背着弓箭向东边的密林驰去。

  一路上,梦婳和云奴有说有笑,把子昊冷在一边,子昊也不主动搭话,一直跟在他们后面。进入密林,林间弥漫着薄薄的雾气,几只布谷鸟发出声声脆鸣,草丛里也有微小的动静。梦婳心情很好,对着他俩说道:“今日看谁猎得多!等下去前面的小溪会合。”这时林里传来几声狐狸的叫声,梦婳对着云奴指着左边的方向,对着子昊指着右边的方向,自己则往中间的小路前行。三人点头示意,分别小心前行,把箭上弦。

  梦婳寻了半天,也没看到一只猎物,心想:“真倒霉,怎么选了这条道呢?”正低头叹气,忽然想到:“哦,那家伙不知道怎样,我得让他知道本郡主的厉害,哼~~”于是策马向右边的小路行进,一会儿就远远看到子昊在前面,也是一无所获。梦婳心里暗自开心,眨了眨眼睛,突生一计。她模仿野猫的声音,叫了两声,然后又隐藏到树后。只见子昊东张西望,一时还没发觉是哪个方向,于是又向前行进。“笨蛋!”梦婳暗叫一声,于是抬起箭远远瞄准子昊前上方的一颗树射去。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那只白羽已稳稳插进树中半寸有余。子昊的马很精,突然扬起身子停住,把没有准备的子昊从马上掀了下来。梦婳看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子昊的脸色先有些难看,似乎有点愤怒,但他依旧忍着,没有说什么。而梦婳却故意对他指了指前方,笑着说:“野猫在前面!”子昊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没有上马,而是警惕地望着梦婳,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 这个时候,一只大白兔突然出现在草丛,梦婳看见了急忙搭箭欲射,可那大白兔一眨眼没入了深深的草丛中。梦婳急忙下马,追着赶过去,看见那只大白兔正在前面的一棵古树下,心里暗自高兴:“哈哈,跑不了了!”于是瞄准射去,正中兔子的前腿。她开心的跑过去,弯腰去拾那只兔子。突然一只冷箭从头顶飞过,梦婳朝前一望,正是子昊。她的表情很是惊诧,还未来得及说话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黑熊的吼叫,她吓得丢下兔子,一个箭步就跑到了子昊面前。回头一望,一只箭正中熊的左眼,那只黑熊咆哮着,捂着流血的眼睛。梦婳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刚才差点被黑熊袭击,是子昊救了自己。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:“你怎么来我这边了?”又接着说:“幸亏来得及时,那树太粗,把熊挡着了,我只顾捡兔子去了。”子昊笑了笑,说:“不是我来你这边,是你到我这边,我也看到这只兔子了,还没射就看到你跑过来,后面跟着一只大黑熊!那熊守株待兔,正好逮你!”“我还以为你要报复我呢,也要吓吓我!”梦婳嘟着嘴说道。“我可没你小心眼,再说了,你可是堂堂郡主,万一我的箭射偏了,伤了你几根毛发,我还有命吗?小的只是混口饭来的,能让郡主开心,是我的荣幸!”子昊收起笑容说道。梦婳感觉他依旧有点生她先前的气,忙认真地说:“你救了我,我记着!”

  正说着,那只黑熊又惨叫了几声,原来是云奴赶到,连发三箭,箭箭要害,黑熊终于倒地,呻吟一片。“梦婳,你没事吧?我听到黑熊的咆哮,又看你马上没人,担心死了。”云奴边喊边飞奔过来。“没事!”梦婳低着头,像做错了事的孩子。“不是和你说过吗?别去招惹熊,你的臂力不够,只能射小动物。”云奴埋怨道。子昊连忙说:“不是她,是我!”梦婳低低地说了声:“他救了我!”云奴望了望子昊,说了声:“谢了!”子昊回道:“不谢,郡主想吃兔子肉呢!”然后朝梦婳笑了笑。梦婳脸色微红,朝子昊瞪了下眼。云奴忙拉走梦婳把她托上马,然后把那只大白兔系在自己马后侧的绳子上,对子昊说:“那就一起去溪边烤兔子吃吧!”然后三人一同前往密林深处的小溪。

  子昊搭柴火架子,云奴修理干净那只兔子,然后两人一起把兔子绑在火架上,刷了一遍油,便点燃了火。梦婳坐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,低着头暗想:“子昊真的是药商吗?他的身手这么好,不像普通人,但如果他是坏人,也用不着救我呀!难道是我多虑了吗?本想让他见识一下本郡主的厉害,谁知道在他面前我总是出丑,我还要不要试他呢?……”子昊和云奴忙碌着添柴和刷油,也不搭理梦婳,只偶尔远远望着溪边的她,像是欣赏一道红霞……

  好一阵,飘来兔子肉的香味,兔子在柴火的熏烤下,发出了“嗞嗞”的声音。“快过来,可以吃了!”云奴喊道。梦婳转过头,立马起身跑过来,咋巴咋巴嘴说:“我还真的饿了,想吃我射中的那只前腿。”云奴笑着说:“前腿没多少肉,吃后腿吧!”梦婳摇摇头,坚持道:“就吃前腿,两只都是我的,后腿你俩一人一只。”云奴和子昊不约而同地笑起来。“可惜没带酒!”云奴说道。“我有。”子昊说着,朝他自己的马走去,拿下一个酒袋。“呵呵,你的马身上的宝贝真多!”梦婳笑起来。云奴接过酒袋,饮了一口,道:“好酒!”子昊回道:“不客气!”三人轮流喝着美酒,吃着兔肉,畅快地谈论起来。

  云奴向子昊问道:“你一直经商吗?你的身手不错呀!”子昊微微一笑,回道:“以前行医,刚接叔父的事,不周到的地方请多指教!没什么身手,仅仅防身而已。”云奴接着问:“汉人一般喜欢刀剑,会箭术的民间可不多呀!”子昊回道:“行医经常要上山采药,有时也需要打猎,因为很多动物的部分器官也是一味药。比如刚才那个熊掌呀,就可入药。”梦婳点点头,对着云奴说:“等下回府,让下人把那熊瞎子抬回来,看谁吃谁!”大家又一片笑声……

 

附:《龙凤吟》(二)      

  • 《龙凤吟》(一)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 评论这张
     
    阅读(323)| 评论(42)
    推荐 转载

    历史上的今天

   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    评论

    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页脚

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