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子博客

梦蝶——前世今生,谁是真我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小说)龙凤吟(二)  

2009-03-17 12:32:3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
 

  天色渐暗,浑邪王府外,此刻一蓝衣少年站在门口,焦急地向四周寻望。突然看到郡主,他高兴地迎上前,喊到:“梦婳,跑哪去了?让人好找。”梦婳拍拍这位少年的肩膀,然后指着身后的子昊,说道:“有事!把他安排在客房,明日叫大管家过来一下。”“恩!”少年答应着,望了望子昊,觉得很奇怪,连忙问:“他是谁?”梦婳笑着说:“药商。”子昊望着这位清秀的少年,也拱了拱手,说道:“有劳了。”梦婳回头对子昊说道:“叫他云奴,在府里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,算个小管家。”

  云奴看着子昊气宇轩昂,不似平常的药商那般迁就谦卑,满肚子狐疑。还想问什么,可梦婳几步就冲进府里去了,他只好带着子昊去了西厢房,并交代府内不许随意走动,饮食茶点自有人送来,子昊点了点头。待云奴走后,子昊细细欣赏屋内的布置,典雅、整洁,墙上正中挂着一幅墨竹图,于是倒了杯茶慢品起来……

  云奴径直去了梦婳的房间,刚好看到丫头阿雅出来,手里拿着郡主刚换下的衣服,上面有许多泥痕,忙问:“郡主更衣完了吗?”阿雅点了点头,云奴便进去了,看见梦婳已换了一套粉红色的便装,正在梳理她那半湿的头发,脸色也红润极了,像一株艳丽的桃花……

  梦婳从铜镜里看到云奴来了,正呆望着自己,忙问:“安排好了?是西厢房吗?”云奴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的。梦婳,你去哪儿了?一身泥,还淋了雨,我让下人去煮姜汤了。”梦婳苦笑道:“心情不好,去湖边走走,雨大来不急躲,正好碰到那个药商兼医生,已经给我吃了姜片。”云奴连忙接道:“此人来路不明,你怎就带回王府呢?” 梦婳笑着说:“正是,我也觉得奇怪,他说自己是药商,有我们的经商铜牌,是替其叔父来联系易货的,所以明日让大管家跟他核对一下,便知真假。与其让他四处走动,不如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,你给我好好盯着他,知道吗?”“恩,我说呢,你怎么变笨了,呵呵!”云奴开起了玩笑。梦婳冲他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你才笨呢!我再去试试他!”云奴忙拦着,说道:“喝了姜汤再说!”梦婳只好坐回方凳上,撅着嘴说:“真爱管人,不知道父王怎么非让你来管我,到底谁是主子?哼~~”云奴把阿雅送来的姜汤,递到梦婳面前,温柔地说道:“当然你是主子,你永远都是我的主子,快喝吧!”梦婳得意地笑起来,将姜汤慢慢喝完。

  “我去了,等下送晚宴过来,我最好把他弄醉,看能套出什么话来?”梦婳说完就往西厢房走去。待推开子昊的房门,看见他正侧卧在床上,眼睛微闭,睫毛长长的,又黑又密,心里暗想:“这个家伙在汉人里也算美男子了,怎么是个卖药郎!可惜了,不去读书,或是练武,也有一翻作为呀!”子昊感觉有人来了,忙起身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名粉衣少女,云发如缎,黑眸如水,红唇如樱,似曾相识……

   正望着出神,梦婳轻咳两声,戏谑道:“不认识了!”子昊这才明白,说道:“郡主刚才蒙着面,天色又暗,看得不是特别清楚,而且你这身打扮,怎么是我们汉人的装束?”梦婳笑了起来,在方桌前坐下说道:“我自小就喜欢汉人的东西,你们的书,剑,玉器,服饰……还专门请了老师教我汉话,学习你们汉人的礼节。白日穿我们的胡服,因为骑马方便,晚上才换回汉服,觉得轻便舒适。”子昊很是奇怪,问道:“就是刚才那个云奴吗?他不像匈奴人,是汉人吧!”梦婳回道:“老师是另请的,云奴的确是汉人,但是我的家奴。”子昊忙问:“怎么会让汉人在你府里当奴隶,而且还这么有地位?”梦婳答道:“云奴不是一般的奴隶,说起他还有一段故事,总之他是我大哥带我打猎时,从狼窝里救回的,一直跟在我身边,情如手足,比我小两岁。”“哦,原来如此,真是没想到郡主这么爱中原文化。”子昊轻轻地说。梦婳用汉话答道:“我的确很喜欢,以后你可以顺便多带一些你们的好书和好剑来,我重金购买。”子昊回道:“说的不错。好书容易得,好剑可难求!郡主可会武功?”梦婳反问道:“你呢?”说完,轻拍一下桌子,一个茶杯径直飞向子昊,子昊举起两个手指一夹,又放回桌上。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 此时门外阿雅轻哼一声,端着几碟小菜和三壶酒进来了。她麻利地摆好酒菜,站在了一旁。梦婳对她使了一下眼色,她马上退出了房门,在门外恭候。子昊看着美酒美菜,笑着对梦婳说:“谢谢郡主,我真是有点饿了,那就不客气了。呵呵~~”梦婳把酒倒满两个小碗,说道:“别急,先饮三碗!”子昊应道:“好!”说完,拿起酒碗一饮而尽,梦婳也干完此碗。子昊连忙斟酒,说道:“我们汉人女子喝酒的不多见,你们匈奴女子真是不简单呀!”“哦,是吗?”梦婳又举起了一碗喝尽。“为我们相识干!”子昊和梦婳又碰了第三碗。“你酒量如何?醉过吗?”梦婳问道。子昊答道:“一般,当然醉过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梦婳心里暗自开心:“正等你醉呢!”

  眼见喝完两壶酒,梦婳看着子昊吃吃喝喝,自己却吃不下多少,而且也未看出他有什么醉意,心里烦闷得很。子昊似乎看出她的不快,说道:“郡主,我想问你呢!”“问什么?”梦婳答道。子昊顿了一下,说:“你刚才的笛声很忧伤,好象有不开心的事,是吗?”“是的,都是你们汉人不好,特别是那个汉武老儿,一亲政就害得汉匈连年征战,让我的父兄带着族人到处迁徙,每逢战事,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家。”梦婳有些愤怒地说。子昊应道:“怎么全是汉人不好,你们也到处杀我们的边民,抢我们的粮食!”梦婳冷冷回击道:“你们连年开战,根本不给我们休养生息的机会,难道我们都要被你们逼死,饿死,杀死,就好吗!”子昊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还是早日统一,废黜武力,则民盛国安呀!”梦婳摇了摇头,道:“怎么统一?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,年年争斗,不得安宁。为什么不二分天下,其乐融融。”子昊答道:“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天下之律也!”梦婳倔强地回道:“什么天下之律,都是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!”说完举起酒来,一饮而尽。子昊连忙相陪,然后对梦婳说:“郡主,别想了,这些不是我们能左右的,每个人的命运上天早有安排,是分是合,那就看天意如何了!”

  待第三壶酒喝完,梦婳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烧,头有点晕,她斜靠在桌上,看着子昊,突然觉得他似乎很早就认识的感觉,说不出来而已。子昊看着梦婳红红的脸,正望着自己,特别是那对清澈如水的眼睛,仿佛能洞穿他的心。他不敢多看,起身向门外的阿雅叫了声:“让郡主休息吧!”阿雅立即进来,梦婳笑着说:“再来三壶!”阿雅连忙示意庭院里的云奴过来,云奴一看,冷冷地对子昊说:“你怎么让她喝这么多?”子昊回道:“不是我,是她要喝的,我还以为她爱喝,酒量大着呢!谁知道……”云奴冷笑道:“女人怎么能喝过男人,改天我来奉陪!”说完,扶起梦婳便走。

  云奴把梦婳送回房内,梦婳还在喃喃地说着喝酒,心里充满了疼惜,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好,埋怨地说:“死丫头,专门逞强,还想去醉别人,自己倒先醉了,没套出别人的话,自己的话还不知道套了多少出去。”一直看着梦婳熟睡,他才离开。

 

附:《龙凤吟》(一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3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